pt电子游艺官网

篱落疏疏月又西200猜心

6380358-cbc6dffdee4dd765.jpg

来自Jane Book App的图片

乔元涵抬头看见苏自清:“紫晴过来了。”他和苏自清打招呼,坐下来,正忙着给苏自清泼水:“冷云不喜欢喝茶,只能让你喝水。”

当苏自清看到乔元涵感冒的那一刻,他的心被莫名其妙地迷失了。他心中的运气就像一朵花。他仍对Joe Yuanhan微笑,并主动与Joe Yuanhan握手。“好久不见!”他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:“师父,你给陈阿姨的衣服了吗?”他有一种讨厌的方式来问自己韩云。他问了这个问题,为了向乔元汉解释,他是否与韩云联系过?

乔元涵瞥了一眼苏自清,他似乎对苏自清的心有了深刻的见解。“韩云和我今天很忙,刚刚回来做衣服。”

“哦,”苏自清笑得太远了。“师父,看这台缝纫机怎么样?它是一台电机,它比你使用的缝纫机更快,更省力。”他走近冷云。

“冷云,让我们看看。”乔元涵ch咽着韩云的手,他和冷云十指。这显然是一台新的缝纫机:“这台缝纫机多少钱?”

“这是我给主人的。”苏自清的目光落在了乔元汉的手上,手里拿着一片冷云,他的蟑螂像野马一样想要脱臼。他紧紧握紧拳头,眼睛发红。

“苏自清,这是一台新的缝纫机,除非你收钱,否则我不想走远。”蒋汉云自然而然地关心远方的想法。

苏自清笑了笑,他笑得很尴尬:“我跑到目前为止,就像卖缝纫机一样?”他看到冷漠的眉毛的喜悦,她留在乔元汉身边非常高兴:“一千零五。”

乔元涵笑了笑。他拿出钱包,拿出1700元钱交给苏自清。“我不认为你在卖缝纫机。你的感受,我的心。缝纫机是一千零五,加上两百美元的运费,一共七千元!”他很清楚,他看到了苏自清对韩云的看法。

苏自清被迫笑了起来,他接过了乔元汉:的钱“嘛!这生意很好。我还有东西。”他转过身来。

“苏自清,下周,带着你的妻子和孩子去试穿婚纱。”江汉云在苏自清的背上喊道,她看到了远处冰冷的眼中一丝忧郁。

“是啊!”苏自清回答说,泪水从他的眼睛里滑落。

“我以为苏自清是单身。我突然害怕他会把你带走。”乔元涵抱着冷云:“你看起来不太好吗?”他吻了韩云的额头。

“感冒了,我曾经是你的女朋友,未婚妻,现在是你的妻子。无论我们多么贫穷或富裕,这辈子都认出了你,这种疾病是健康的.”江汉云砸了他的领子乔。

“这一生很短暂。”乔元涵触动了汉云的嘴唇:“我遇见了你,我意识到我是一个贪婪的人。我害怕死亡,我仍然想在下辈子和你在一起。”/P>

“这辈子,下辈子.如果我有生命,我会和你在一起。”蒋汉云抱着乔元汉:“我会立刻拿到衣服,你会移动缝纫机。”

乔元涵捏着冷云的鼻子:“按照命令,夫人。”他把苏自清送来的缝纫机送到店里,给了韩云这些衣服。他用冷云抽了衣服,出去旅行。

晚上九点钟,韩云正在做陈阿姨的衣服,而乔元汉已进入休息室。江汉云在外面忙,乔元汉在里面忙。当韩云完成衣服时,他走进了休息室,整个人都停了下来。

乔元涵给桌子上了一根蜡烛,红色蜡烛上的喜字和跳跃的火焰非常喜庆。桌子中间是乔元涵写的乔家三代祖先的牌。

“很冷,你在做什么?”江汉云问道,火焰的光影在深深的蝎子中跳了起来。

乔元汉猛烈抨击汉云的手牌:“我们今天拿到了结婚证,今天是我们真正的家庭之夜。”他把冷云带到桌子上:“这是乔的祖先祖先的见证,我是齐汉云是他的妻子。无论穷人和富人,她都爱她,尊重她,伤害她,保护她的生命!”/p>

乔元涵亲吻韩云的额头:“我们已经拜访了三代祖先,让我爸知道我嫉妒你了!”

江汉云的眼泪在他的眼中旋转着,感冒是为了放下他的心,不再关心蒋永明的过去。他为自己放弃了旧年的恩怨。她点点头。

乔元涵看着韩云霄:“这两个姓氏已婚,一份合同,婚姻永远,名字相同。看看这一天的桃花,房间应该是宜家。”

“他,他是一个甜瓜,他是一个坚强的人。我想与一个白色的头约定。这本书是为了红军,所以我将使用红叶的联盟来展示光谱。”江汉云牵着乔元涵的手,她记得母亲的亲密。结婚书。她和远方的冷也都用这本纸结婚书作为联盟。

乔元涵低下头,吻了韩云:“这本婚书对世界都有效!”他拿起冷云把它放在床上:“好好洗脚,休息,我今晚不能欺负你,等你的健康,双倍回报。”他吻了一下冰冷的眉毛。他亲自和韩云洗脚。

“感冒了,”江汉云钻进了乔元汉的怀里。“我只是听了天气预报,温度很快就会升高。我们需要在康复路店里穿上夏装。”

“我一周后去了广州。”乔元涵抚摸着韩云的头发,他现在害怕脱离冷云:“什么时候,让我们一起去?”

姜汉云哼了一声,她被乔元汉困住,躺在怀里依然觉得自己像个梦。她触摸了乔的冷酷皮肤,甚至摸了摸他的胡子.

第二天早上6点,乔早上6点起床。他帮韩云清理了商店。他到外面买了它早到: “小懒,起床吃饭。吃完饭后,睡了一会儿。”他亲吻冷云,捏她。鼻子。

江汉云笑到了:“我终于偷了一个懒,你叫小懒。”她睁开眼睛看着寒冷的:“你必须去康复之路吗?”她坐起来抱着他:“下午回来的时候?”

“下午6点。” Joe Yuan Han低下头,吻了Hanyun的嘴唇:“我走了!”

江汉云坐在床上,听着乔元汉推开百叶门,拉开百叶窗。她从床上爬起来,快速穿好衣服,没有梳理她的脸,然后冲到门口,推开门。车站就在对面。

乔元汉刚上车。他站在车窗里,看到了冷云。他挥了挥手,笑了笑。

江汉云站在门口,看着车,然后回到商店。春节过后是服装的淡季,商店非常冷清。她不得不等待顾客拿起衣服,然后不得不坐在商店里。她会在平日去布料市场。

陈阿姨十一点钟中午来到我身边:“小姜,我的衣服完了吗?”

“阿姨,我会帮你的。”蒋汉云立刻把衣服拿出来,让陈阿姨试穿。

陈阿姨穿上衣服,绕着梳妆镜盘旋。她批评的眼神里充满了欢乐。她的眉毛上也画着很早的眉毛,脸上有一层薄薄的粉底。小江,你学习时装设计很久了吗?这件连衣裙的腰身做得很好,看起来非常吸引人。“

“这是一个气质很好的阿姨。年轻的时候,她绝对是一个美丽的女人。”江汉云没有放过他的赞美。

陈阿姨终于在寒冷的云前放下了她的长老架子: “我是一个和你结婚的上海女孩。当你年轻的时候,你说你喜欢它。”她脸颊上的脸红了:“我的老头对我很好,他没有让我受到委屈。”她的眼睛流下了眼泪: “不幸的是,他前年离开了我.”她泪流满面。

江汉云叹了口气: “阿姨,你伸出双臂,看看哪里不合适?”她偏离了这个话题。

陈阿姨擦了擦眼泪。她伸出手臂: “小江,你做了一件漂亮的衣服。我们的老太太很难买到衣服。明天我会把我的老姐妹带过来给你折扣。”

“好吧,我先谢谢谢阿姨。如果你平日无事可做,你可以坐在这里,我会跟你聊聊。”江汉云想到了这位老太太的妻子的死讯。她一定是孤独的。

“好!”陈阿姨欣然答应了。

下午,又开始下雨了。江汉云觉得有点冷,坐在店里。她一个接一个地把衣服从衣架上取下来,把灰尘从衣架上取下来。

下午5点30分,汉云开始做饭。当寒冷回来时,她以为她可以吃晚餐。但很明显,七点半之后,她离寒冷不远,她不安。

傍晚八点,天空漆黑,雨势飙升。乔元涵还没有回来。江汉云不能坐以待毙。她在车站拿着伞,等着乔回来。也许是因为他们分开了,她害怕离开。